manbetx客户端2.0下载

当前位置:首页 长江资讯 文学天地 散文 正文

翻山越岭一万里(二)

作者:袁卫中 冯传勇 伍勇 文章来源:长江水利网 发布时间:2018年08月08日

寻找母古龙

龙,肯定是神秘的,要不怎么会见首不见尾?寻龙之路,也必定是艰险的,风雨兼程,应该是少不了的。所以,去母古龙水库之前,我们是有充分思想准备的。

“母古龙”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。但听说“母古龙”是摩梭族语,摩梭族是我国唯一仅存的母系氏族社会,主要居住在云南宁蒗和四川盐源、木里等地。说到这里,你应该已经知道,母古龙所在的地方,一定不那么容易去,即使它不是龙,只是一座小型水库。

经过前面的实战,磨合了队伍、检验了车况、考查了司机,感觉兵强马壮、士气正旺,是该干点“大事”的时候了。遂夜观天象,近几日的连连大雨,好像也有消停的迹象。心里琢磨着今夜过后,山洪、泥石流、塌方、滚石等灾害,该发生的应该已经发生了,并且天气预报显示,一两天小雨后,又将进入连连大雨期。中间的空当,机不可失,由此下定决心:寻龙去!

单程200多公里,导航显示需要近8个小时,从西昌出发,当天是完不成的,于是查完眼下这座水库,立马赶往离母古龙水库更近的盐源县住宿。对于我们的安排,徐局仍然笑而不语。我们明白,他负责3个小组,不可能全程带着我们,这应该是放手让我们锻炼、学会自己拿主意的意思。当然,如果我们的安排存在问题,他肯定会及时“拨乱反正”。

早上再次查阅天气预报、打听这个方向的道路情况,于是一行人迎着小雨上车赶路。出城不久,便是没完没了的盘山公路,弯急坡陡,发动机喘着粗气,“白龙马”驼着我们,绕着山体吃力地爬行,似蜿蜒也似螺旋,除了迎面交会的车辆,全程基本看不到村庄和行人。爬完山、下完坡,汽车驶入深山峡谷,弯还有但坡不陡,心情也稍微放松起来。雨后的山谷,山间云雾缭绕,空气湿润清新,不由放飞思绪,自在游走几回……

“前方落石”“路基悬空单边通行”……一块接一块的警示牌把我们拉回到现实,这才发现危机四伏。上方是陡峭的山体,饱蘸雨水,撑不撑得住是个问题;路下是奔腾汹涌的山洪,口吐白沫,咆哮声响彻山谷;路边一块块大大小小的石头,从眼前一闪而过,有的还带着新鲜的泥土,显然刚掉落不久,还没来得及清理。司机紧握方向盘,全神贯注,以便尽快离开此地。我们紧盯着山壁,了望着落石,如果掉头能够确保安全,我们肯定毫不犹豫!这种时候,除了前行,哪里还有选择!导航显示只剩余80公里,但感觉像是开了一个世纪。徐局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,全程镇定自若,这让我们踏实了不少。

怀着忐忑的心情,终于接近了水库。最后的一两公里,不知道能不能叫路,两侧野草齐腰,汽车只好“破草”前进,偶有荆棘擦着车身,发出吱吱的声音。终于上了大坝,发现水库已经放空,奇怪的是听得见水响却看不见水流,平添许多神秘,循声找去,才发现一条浑浊的溪流,就在水库旁边流淌。沿溪上行,在上游二三百米的地方,原来修建的拦沙坝已经损毁,母古龙已有挣脱锁链的迹象,需要引起警惕!

一行人来到镇政府,查阅完有关资料,交换了意见。临别时,其负责人说最近山体塌方严重,提醒我们回程注意安全。听话听音,感觉不像一般的客套之辞。后来才知道,前几日一辆小车被落石击中,有人受伤,目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。

龙潭虎穴,不是随便可以去的。现在想起来,仍然有些后怕。

奔袭长海子

深入龙潭之后,我们决定一鼓作气,拿下高原明珠——长海子水库!

长海子水库位于凉山州木里藏族自治县,是我组本次督查工作中最高的水库,海拔3600米。前一天晚上制定“作战计划”时考虑到木里县海拔高,大家可能会有高原反应而影响工作,我们决定长途奔袭,完成任务后当天即返回驻地。

早上出发前,习惯性打开微信工作群,看到攀枝花、雅安等兄弟督查组都在战高温斗酷暑的消息,暗自庆幸之余,查看了木里县天气预报,这一看不得了,最高温度只有15度,这真是冰火两重天啊!徐局微笑着给大家鼓劲:没问题,不行咱们车上开暖气!经历了“寻龙之旅” 的艰险考验,再次踏上蜿蜒、陡峭的山路,依旧可见新鲜的落石和警示标牌,但大家心中淡定许多,后来才听本地人介绍,这条路和昨日的“寻龙之路”正是凉山州行车风险最大的两条路线!山路渐行海拔渐高,雾越来越浓,“白龙马”行走在盘山公路间,仿佛置身于人间仙境,但安全问题也随之而来,司机小李及时打开了双闪和雾灯,时速也降到了不足10公里,不断鸣着喇叭,摸索着前进。如果以这样的速度,到木里得开到明天。好在“一山有四季、十里不同天”,浓雾路段只是一小部分。穿越大雾后,竟然是晴天!憋久了的“白龙马”,驼着我们欢快地爬到了山顶。忍不住回望来时的路,才发现我们穿越的其实是云层,洁白如哈达,缭绕在山间。此山有多高?高耸“穿”云更符合实际,让我们摸索前进的浓雾,原来只不过是它的衣带子!好在小李山路驾驶经验丰富,一路行来有惊无险。

行车将近3个多小时,终于到了木里县城,离长海子水库只有20来公里,半个小时左右的车程。按照督查细则要求,我们拿出手机准备通知相关责任人,当看到技术责任人名叫阿朗的时候,不禁暗自担心,看名字再联想此处是木里藏族自治县,那必定是位藏族同胞啊,不知道普通话说得咋样?没想到一个电话打过去,另一头传来甜美的女声,普通话比咱还标准!电话里阿朗表示会及时准备相关督查资料,并将准时赶往水库现场。

山路渐缓,“白龙马”带着我们安全抵达了长海子水库,此时阿朗和水库巡查员已在水库大坝上等候。经过前两日的配合,督查组合作起来更加默契,阿朗向徐局简要介绍大坝的基本情况,并交换意见。果真巾帼不让须眉,阿朗对水库的各个方面都非常了解、如数家珍,从水库的基本情况到除险加固工程,从汛限水位到巡查管理要点,对督查组的问题都能做到有问必答。伍哥对大坝安全很在行,工作认真负责,任何可能出现的隐患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!在认真查看了坝体、溢洪道、泄水闸同时,了解到长海子水库是2016年刚刚进行过除险加固的水库,大坝硬件和管理情况都比较到位,我们放心不少。

此时已是下午一点多钟,早已饥肠辘辘,阿朗和水库巡查员向我们发出了共进午餐的热情邀请。怎奈督查纪律在身,我们只好一再婉拒2位藏族同胞的一片心意,返程途中好不容易找到个路边小店,泡了碗方便面草草充饥。徐局50多岁了,在三四千米的高原,和大家一样吃着方便面,我们内心十分自责,更为领导与我们同甘共苦而感动!

身穿短袖的我们,虽然冻得瑟瑟发抖,但心中却暖意荡漾。亲眼看到难于上青天的蜀道如此畅通,亲眼看到汉、藏、彝等多族同胞和谐共处,亲眼看到山区小型水库大坝坚固、管理规范……内心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
责任编辑:王君立
这个用来记录和显示点击数:
www.sdhajt.cn,www.fundch.com,www.yadiceramics.cn,www.678qsw.com,www.dugongjiu.com,www.cy-hydraulic.com,www.cdjhxd.com,www.3danji.com,www.jxdbzj.com,www.itf5.com